10月27日,百度发布了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收25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净利润达7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56%。

值得注意的是,百度外卖业务的出售收入占营收的六分之一,占到利润的一半。

 

为了这笔营收,百度足足准备了1年多。在百度宣布向人工智能进军后,O2O业务便逐渐被边缘化。有消息称,去年下半年起,百度外卖就开始与顺丰、美团等公司接触。

期间,百度外卖的估值一路走低。快速、低价脱手后,百度终于得到一张漂亮报表。

饿了么迅速敲定这笔交易,当然也有自己的盘算。外卖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饿了么迫切需要寻找新的破局点。靠校园市场起家的饿了么,渴望着百度外卖的白领细分市场,也希望将百度外卖的技术研发能力收为己用。

两个月过去了,这场“闪婚”似乎出现了隐忧。

仓促合并或引“消化不良”

行业认为,饿了么并购百度外卖,最大动机就是可以吞并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

双方的市场定位不同,饿了么从校园市场起家,而百度外卖主攻高端白领市场。但外卖平台的强替代性决定双方用户存在大量重合,相当一部分消费者是两个平台的共同用户。而商户为了提高收入,也会选择入住同时入驻两个平台。

更何况,据内部人士称,百度外卖在并购前所占市场份额已经跌至4%左右。

可见二者的合并,恐怕并不是简单的1+1=2,甚至难以实现预期中>2的理想效果。

 

如何将百度外卖的商家顺利整合,饿了么也要费一番心力。

双方名义上虽然合并,但运营模式却完全不同。饿了么采用直营模式,平台直接签约商家。百度实行的则是代理商模式,二三线城市的商户均为代理商签约,骑手招募、配送等也交由代理商负责。

将代理商一手打拼下的市场和商家拱手让给饿了么,无疑于在逼代理商出走。

近日,有百度外卖代理商在社交平台爆料:百度外卖曾尝试将代理商们的直属签约商家迁移至饿了么旗下,此举引发了代理商们的强烈不满。

与此同时,百度外卖停止了对代理商们的补贴。订单数量开始下降的代理商们不得不自己贴钱维持运营,即便如此,他们在当地的市场份额还是出现了大幅下滑。

在百度外卖与代理商的合同中,若代理商在区域市占率低于15%,总部有权收回该代理。

按照目前百度外卖的各种不作为的态度,这一天恐怕并不遥远。“我们觉得这就是想把我们拖死。”有代理商直言。

在百度外卖停止对代理商的补贴后,部分代理商已经不堪重负。有人不得不拖欠骑手工资,有人被迫延迟缴纳保险,有人直接跑路。

有媒体爆料称,在北京百度外卖总部,聚集了大约20余名百度骑士,因为找不到代理商,他们只能来向百度外卖讨要说法。初步计算,拖欠工资总数超过30万元。

停止补贴、供应商濒临破产、骑手工资被拖欠,蝴蝶效应之下,缺陷会在产业链中无限放大,最终使百度外卖品牌发生贬值。

一个身患隐疾的百度外卖,恐怕与被收购时“货不对板”。

高管纷纷出走悲观情绪蔓延

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后提出了双品牌战略:承诺百度外卖将暂时保持独立运营,高层及公司架构不变。

而双方合并后不久,百度外卖CTO耿艳坤便在9月8日宣布离职。这对一直看重百度外卖技术优势的饿了么来说,无疑是一项损失。

10月,饿了么开始人事调整:饿了么原副总裁魏海出任百度外卖CEO,百度外卖原CEO巩振兵担任百度外卖董事长,负责集团及百度外卖战略布局及关键业务梳理。

但也有报道称,这一任命实际上是在架空巩振兵。

核心高管频频出走,极大弱化了百度外卖在饿了么内部的话语权。缺少能为自己谋取保障和利益的代言者,中层和基层员工们的不安感日益加剧。

无秘平台上,有百度外卖员工称身边的同事们被约谈找下家,“有不少人离职”,“合并对研发团队有什么影响?经理和工程师该何去何从?”

遏制悲观情绪的蔓延,是饿了么现在最首要的任务。

据一名松江地区的百度外卖代理商透露,与饿了么合并后,对方不但没有帮助自己稳定市场,反而趁火打劫,向和自己签约的商家散布“百度外卖要黄了,赶紧加入我们平台吧,以免影响你的损失”等谣言,网上也是各种百度外卖被收购的消息,这让他直接损失了50%的签约商家。“原来我每天有1200个订单,现在跌至了600单”。

这样的场景,仿佛当年的优酷土豆合并。2012年3月,优酷、土豆两家视频巨头合并后,所有的资源都被导向了优酷,土豆网深耕数年的UGC生态就此毁于一旦。最后,优酷也从原本在线视频最大的玩家成为了行业第三。

反观现在,饿了么和百度的这场合并,外表看似甜蜜,但双方背后要吞下多少苦果,恐怕只有双方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