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经历十几年发展从概念进入实践阶段,OpenStack开源技术也经过七年发展跨越创新阶段进入主流企业,由边缘市场走向核心市场。
开源大时代,EasyStack格局与胜局-徽乐汇
某种意义上讲,最近两年可以看成是OpenStack的转折点,一方面随着各大IT巨头对OpenStack的关注,导致OpenStack市场加速洗牌,比如曾经炙手可热的OpenStack初创企业代表Nebula的黯然落幕,告诉我们OpenStack这条路并不好走。

另一方面,源于OpenStack但不局限于OpenStack,目标更关注于落地,产品化能力更强的公司将步入快速的成长期。以EasyStack为代表,短短3年时间,从200万美元A轮融资,到1600万美元B轮融资,再到5000万美元C轮融资,发展速度快得令人乍舌。

EasyStack创始人兼CEO陈喜伦认为,“OpenStack更大的意义在于,让中国厂商能够在未来大的格局下,在国际上去占领一个更加重要位置。而EasyStack的目标是成为以开源技术为核心的产品化的基础软件世界级公司。”

OpenStack发展与中国开源格局

七年来,OpenStack其实经历了很多次的起伏,同时还有Docker和Kubernetes等开源技术的追赶。451 Research最近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OpenStack市场规模超过20亿美元,并以超过30%的速度增长,2020年将到达60亿美元。

现在,OpenStack在开源云计算领域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标准,这也是中国的科技企业必须要抓住的一次机会。从30年前的计算时代,到20年前的互联网时代,再到10年前的移动时代,中国科技企业在核心技术,尤其是架构和系统层面一再的错失。而在云计算时代,随着OpenStack的逐渐成熟,这是摆在EasyStack面前的重要机遇。

陈喜伦表示,“OpenStack在这7年间,基本上经历了泡沫期、洗牌沉淀期,现在正在迎来收获期。美国的OpenStack洗牌已经完成,而中国的OpenStack格局也开始进入第二阶段:行业开始拥抱OpenStack,创业公司领导者和行业巨头也在拥抱这个新技术,大家共同去推动行业增长。”

从美国的经验看,同样作为开源技术,OpenStack走过的路和Linux有许多相似之处。许多Linux时代的领军企业,如今也在OpenStack技术上占有主导地位。例如红帽和SUSE,红帽OpenStack平台作为一种经过验证的解决方案,为全球数百家客户的私有云环境提供支持,而SUSE一直以来在推动云计算开源联盟发展方面不遗余力。

而在中国市场,我们可以从近日Gartner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初窥新的OpenStack领军格局,在Gartner发布的《竞争格局:2017年OpenStack分发和支持服务市场》,圈出了8家OpenStack企业,其中就包括中国的两家企业EasyStack和华为。

这8家企业就是Gartner从全球混战的145家参与OpenStack贡献的企业当中圈出的第一梯队。毫无疑问,EasyStack和华为也成为了中国OpenStack市场的两位领头羊。

同时,另一份数据也证实了类似的观点。截止到9月7日,在OpenStack Pike代码贡献最终版本中,最新的排名(TOP10)中从贡献上看,中国的华为(TOP2)、EasyStack(TOP7)、烽火通信(TOP8)三家公司跻身OpenStack社区核心代码贡献世界前十。这也基本验证了EasyStack和华为两家公司在中国OpenStack当今格局中的重要地位。他们也将共同起到推动中国OpenStack更快落地的重任。

短短3年,EasyStack有何成长密码?

短短3年,EasyStack从无到有,并成为中国OpenStack的领军企业,如此快的成长速度背后,到底有何成长密码?

第一个关键是坚持开源技术路线。如陈喜伦所说,“不管过去的Linux,还是现在的OpenStack、Kubernetes这些都是以开源技术为核心的一种商业创新,所以EasyStack从创办之始,就决定拥抱社区,从只是代码贡献,到现在成为基金会的黄金会员,三年来我们秀出了中国公司在国际开源公司的影响力和领导力。”

在近期OpenStack基金会用户调查报告当中,最受用户关注的全球十大企业,包括Canonical、Cisco、Dell EMC、EasyStack、HPE、HuaWei、IBM、Mirantis、Red Hat、VMware。其中 EasyStack的入选,正是该公司专注于开源技术路线的回报。

第二个关键是持续收到“灯塔级”客户的认可,尤其是500强级别的客户认可,对于这样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就有了走向全新阶段的机遇。

EasyStack公司COO王瑞琳说,“如今我们的行业属性从全国辐射到地方,比如金融行业,这是要求最苛刻的行业案例,使得公司技术产品得到进一步验证。从全国性大行到各省,比如从人民银行、中国银联到邮储银行、建设银行等国有6大行,再到城商行、农商行,比如江苏省农信,长沙银行。”通过这些灯塔级的客户群,EasyStack也形成了足够大的行业影响力。

第三个关键是生态建设。尤其是当OpenStack行业真正迎来大竞争的时候,生态就非常关键。如陈喜伦所说,“早年的红帽在IBM、英特尔众多厂商的支持下,市场快速进行集中,它现在从Linux拓展到OpenStack,已经是世界级的一家开源企业,可见生态在它发展过程中非常非常重要。”

那么对于EasyStack来说,而除了OpenStack之外,EasyStack还进入了Kubernetes、Docker和Ceph等其他开源软件领域,在今年推出了基于Kubernetes的轻量级容器集群、企业级Container Linux,基于OpenStack的人工智能平台、行业云平台,混合云平台以及针对中小型企业的可塑合产品ESCloudExpress,可见EasyStack正在打造一个自己的开源生态。

开源大时代,不止于OpenStack

实际上,缘起于OpenStack的EasyStack如今要做的事情却是超越OpenStack。陈喜伦所看到的是一个开源的大时代,并不局限于OpenStack。

比如在容器云方面,今年3月29日 EasyStack 在德国柏林举行的CloudNativeCon + KubeCon容器大会上正式发布了基于Kubernetes技术的容器集群产品EKS(EasyStackKubernetes Service)。由此, EasyStack 成为全球三大同时具备OpenStack和Kubernetes 产品的专业开源企业,同时成为中国首个OpenStack + Kubernetes专业开源企业。

更全面的产品布局,也在今年中旬完成。6月28日的EasyStack 年度大会上,EasyStack 一口气发布了包括开源PaaS平台ESCloud+,开源行业云平台ESCaaS,易捷版开源云平台ESCloud Express,EasyStack Container Linux,支持GPU和FPGA异构计算的人工智能开源云平台ESCould AI在内的多条产品线。

并由此进入全面拓展开源云计算领域的大时代。EasyStack公司CTO刘国辉表示,“现在我们非常重视方案组合的多样化,除了私有云,还有托管云,行业云,混合云,以及与SaaS合作的APPcenter。”

从这个角度看,EasyStack所要打造的是基于开源云的软件基础设施。正如刘国辉所说,“从以往经验即可看到,美国领导地位的OpenStack的专业软件企业,并非Mirantis而是红帽。所以EasyStack一直以系统工程角度看待这个市场,我们要做的是Linux、OpenStack,kubernetes容器云等软件基础设施。”

为什么要走出多元化的路线?刘国辉坦言,是因为客户端的变化让EasyStack不断在产品化的维度上进行拓展。“从全生命周期角度来看产品,标准化、简单化、自动化的产品才有好的用户体验。EasyStack可以提供全面的产品线,并具备可视化编排、图形化管理,自动化升级、统一运维入口等产品化能力。”

总体而言,前几年OpenStack的热潮本质上是开启了开源时代的大门,成长于开源时代的EasyStack因OpenStack被我们所认知,但注定不会局限于OpenStack,摆在EasyStack面前的是一个更大的开源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