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行业都有固定的天花板,拿发展了几十年的电视行业来说,从最初的硬件和性能主导,到影音娱乐的中心,再到智能化的互动设计。电视行业的获利周期,在销售完成后就会结束,很难形成一个长尾的收益。这就是电视行业的天花板。

实际上在互联网的联接属性,很多传统行业的原有边界已经被打破,在某种程度上也促成了行业的新生。作为智能化进程中,最主要的一个交互方式,人与屏的互动本质上为很多与屏相关的产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
天花板已被打破,京东用智能为大屏生态赋能-徽乐汇
11月22日,京东携手标准协会、广电运营商、牌照商、内容和数据服务商、电视厂商、OTT厂商在内的数百家合作伙伴共同发起成立智能大屏产业联盟。希望用智能化赋予大屏新的生命,并突破原有的行业极限。

我们知道,刘强东在“无界零售”战略当中提到过,京东会不断为生态伙伴开放零售基础设施,为合作伙伴的业务升级赋能。那么,智能大屏联盟的成立,本质上也是为了打破传统大屏生态的天花板,来赋能行业的成长。

与众不同的联盟,京东的价值更为独特

在智能家居的入口比拼当中,电视是受到关注最多,也是最被看好的控制中心。所以,在智能电视时代初期开始,围绕着智能电视为中心,出现了很多生态联盟。

最令人惋惜就是以视频内容和硬件起家的乐视生态,曾经最成功的互联网电视生态玩家,梦想倒坍的速度也同样惊人。以乐视为代表的,由品牌厂家主导,涵盖硬件到内容端的生态模式也就此落幕。

第二种是由内容方主导的产业联盟,比如阿里文娱在去年发起的未来智能电视联盟,就是以内容消费为核心,以视频内容主导的联盟。这种联盟的缺陷在于,合作的机制较为传统,联盟成员之间的协作深度有限。

第三种联盟更为常见,是由广电系统或是行业协会牵头成立的联盟,这种联盟更多是偏重于产业共建,会对技术的趋势和方向达成共识,但生态的属性相对薄弱,也较难做到切实的利益。

那么,在联盟林立,生态遍地的背景下,京东的智能大屏生态联盟,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

首先,京东作为完全独立的第三方平台,有别于具体的品牌生态,绝不会锁定用户。相反,京东作为互联网强大的流量入口,它可以做到为电视端和内容端引流。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联盟成员当中,既有电视品牌厂家,也有内容方的代表,更有标准组织和广电系统。可见,京东要做的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完全打通。

其次,京东联盟定位最大的不同就是:京东并不是要成为生态的操控者,而是提供了一套独立性的方案,这是一个B2B2C的过程。京东提供的服务能力清单,并在中间做相应能力的配比。换言之,京东的角色定位始终是配角,为联盟当中的主角提供最好的舞台和场景。

第三,京东拥有最全面的赋能能力。以电视为中心的生态为例,它的短板在于跨品类和跨渠道的能力不够。再比如智能家居需要传感器和电视的互联互通,而电视厂商往往也缺少对传感器的理解。而这些不同的能力,京东都可以通过这个联盟提供给每一家成员企业,弥补他们缺失的短板。

长尾价值区间,京东两大平台如何演绎赋能?

回到电视业的发展来看,品牌商可以通过联盟得到什么样的价值?要实现长尾价值,与内容方协同只是一个大的方向,而在细节上,其实还需要多方位的赋能。

因为电视厂商作为智能家居控制和显示的中心,所擅长的是在成本和售价之间提高收益,而长尾考量的则是服务的能力,还要有足够的渠道支持能力。这两点显然是京东做智能大屏联盟所要解决的两个核心问题。

首先是服务能力,京东有Alpha智能服务平台提供人工智能服务。此前,京东的叮咚音箱其实就是一个成功生态化的典型,通过语音互动,用户可以实现叫车和查天气等服务。那么通过Alpha平台,电视和叮咚音箱的联接,就可以将这些成熟的服务直接赋能给电视。

同时,还可以在大屏上集成Alpha平台上如娱乐休闲、信息咨询、生活服务、百科问答、终端助手等丰富的内容与服务,使大屏与用户的交互方式更加多样化。

难能可贵的是,相比于Alexa或者是度秘这样的平台,唯有Alpha做到了完全的开放,通过开放Alpha Open API,以云端接入或定制化开发的方式为接入的硬件赋能,除了电视之外,冰箱汽车,甚至机器人都有机会通过Alpha快速实现智能化。

所以,有了物联网能力的开放之后,Alpha平台可以看作是智能大屏生态底层的技术服务基石。

其次是渠道支持能力,京东将为联盟成员开放京东开普勒平台的黄金流程。简单来说,开普勒本质上就是京东把自己的电商能力向外输出的一套方案,它包含了京东商品、交易、仓配、运营、金融能力全方位的经验,这是典型的电商基础设施。

而在智能大屏联盟当中,京东开普勒平台开放了商城的商品详情、下单系统、支付体系、售后体系等一整套接口给相关运营商,使每一条广告或是包含产品信息的节目内容都能对应到京东商城的商品。

比如这次京东提出了一个“边看边买”的全新体验,用户在看电视的同时,就可以通过这个体验,实现一键购物。并且依托京东完善大数据算法,分析用户偏好和购物习惯,还可以在电视端更精准和个性化的为用户推荐广告内容。

按照京东智能物联网中心业务部负责人张熠的说法,这个体验最大的意义在于,它不会牺牲电视节目的观看体验,“用户不需要去搜索感兴趣的产品,也不用立刻下单,只需要按下确认键,所有的购买流程就全部完成了”。

显而易见,通过Alpha和开普勒两大平台提供的能力,对联盟成员当中的传统电视企业和内容提供商,给予了相当大的想象空间,从服务到营销都做到超越常规,实现跨界,并抓住长尾价值。

背后是无界零售的精神内涵

其实,从前文的分析中,我们看到联盟成员企业,突破了原有的场景,迈入新的场景。这与无界零售所要表达的内涵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知道无界零售,最重要的就是“无界”,通过不同平台的联合,消弭渠道和流量的界限,以实现不同场景下的数据挖掘与应用,这种联合打通了不同的使用场景。所以,智能大屏联盟从电视业起步,注定不会局限于电视,而是围绕所有与屏有关的生态,例如车载大屏等,并最终实现多屏互动,和多屏联动,创造全新的场景和体验。

再有,“无界”的基础是联接,那么作为智能家居最重要的物联网技术,京东显然也是足够的发言权。很早以前,京东就有京东微联,有物联网联盟,并形成了Joylink协议。以此为核心,家居场景中的所有智能设备,都可以与控制中心产生交互,例如通过音箱来控制门铃,或是通过电视来操控电灯。

这也是京东对联盟的成功满怀信心的主要原因。据了解,目前接入Joylink的设备已经超过1000+品类、1200万+设备,涵盖家居、安防、可穿戴、车载等多个领域,为联盟成员保障了海量智能设备的互联互通。

正如京东集团副总裁,商城前台产品研发部负责人黎科峰博士所说,技术赋能商业的时代已然到来,联盟重建了智能大屏生态的商业模式,这种以技术为基础、以数据为资源、以平台为载体的联合,有效地拓展了大屏的功能,从而衍生出新的运营模式和价值,带来多方共赢。

总的来讲,智能大屏联盟只是一个起点,而不是终点。京东无界零售战略,正将京东积累的技术、实践和认知进行解决方案化,变成了零售基础设施,结合不同的生态,不断衍生出新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