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DXC Technology的官方网站最上方的,浮着这样一句话:“CSC and HPEEnterprise Services are now DXC Technology。”这句话很容易让我们对DXC这个略显陌生的品牌有了深一步的了解。

这就是DXC的传承,在今年4月,由惠普分拆而来的HPE企业服务业务,与IT服务公司CSC宣布合并,造就了全球最大的独立IT服务商DXC在纽交所的上市,这家规模超过250亿美元的“新巨头”,也描绘了属于IT服务的美丽前景。

11月17日,合并之后的DXC首次在中国市场正式亮相,中国客户峰会上,吸引了大批重量级的客户与合作伙伴参与。传承自两家超过50年历史的IT服务公司,DXC要如何走出自己的传奇之路?

没有合并的阵痛,源于双方的服务基因

DXC中国区总经理陈雯坦言,“合并之后,业务的增长程度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在这半年当中,无论是业绩还是利润率都出现了明显的增长。”

专注服务到生态共赢,DXC的传承与传奇-徽乐汇

实际上,我们从最近两个季度的财报也可以看到明显的业绩成长,在8月份第一季度的财报当中,DXC的营业收入为59.13亿美元,净利润为1.73亿美元,而在11月初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当中,营业收入增长到61.63亿美元,而净利润更是惊人的达到了2.65亿美元。

另外从股市的反应看,市场对DXC的态度也非常积极,从4月上市之初的的美股低于70美元,如今半年时间已经接近97美元每股的高位。不难理解,在全球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企业级的IT服务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而DXC的出现并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跑者,必然将拥有明确的长尾回报。

陈雯说,“融合之后的DXC没有出现阵痛,这说明过去7个月我们所有的方向都是正确的,业绩就是最真实的体现”。

其实,陈雯本人的第一份工作就在早期的中国惠普,在DXC成立之前,她则是当时CSC公司大中华区的总经理。所以在对两家公司的文化交融,陈雯非常有发言权,“在我看来,尽管两家公司的文化还是稍有不同,我们也经历着从了解到理解的过程,而且在整个公司层面,系统性的融合也需要过程,好在所有的问题都是短期的,事实证明我们很快解决了这些问题。”
专注服务到生态共赢,DXC的传承与传奇-徽乐汇

而DXC亚洲、中东及非洲行业总经理Prakash则进一步表示,“两家公司合并是互补的,首先两个公司的覆盖和地域性都是不同,其次两家公司的客户群也是不同,比如CSC擅长于保险业,而HPE企业服务则在制造和交通行业覆盖更深,同时两家公司的合并,让DXC的海外交付能力明显的提高了,可以真的帮助客户去做好数字化转型。”

客观的说,已有50年历史的CSC是业界著名的IT服务提供商,业务覆盖应用服务、移动社交、大数据分析、云计算、咨询、网络安全和存储等整体端到端的IT企业解决方案。而分拆与惠普的HPE企业服务,则是历史悠久的科技巨人,拥有庞大的客户群和品牌影响力。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在业务上更为专注于服务,因为同样是服务基因,所以融合顺畅。同时,在品牌的影响力上更广,对客户群的覆盖更强。

从服务切入,做独特的双赢生态

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IT服务商。DXC的优势在于没有软件和硬件的拖累,提供的是以客户为中心的纯粹服务。但这是否让DXC在面对客户时缺少产品作为切入点?
专注服务到生态共赢,DXC的传承与传奇-徽乐汇

陈雯认为,服务的独立性是客户选择DXC的一个最重要的指标。举个例子,比如客户要做财务的系统,我们知道可以提供财务系统的品牌商很多,从国外的SAP、甲骨文到国内的用友和金蝶。但因为每个客户对业务都有自己不同的考量,他们需要更为客观的服务,而不是被某个品牌服务锁定。

“所以,对于DXC来说,我们是独立服务提供商,我们会根据专业的角度去帮助客户选软件和硬件。”陈雯说。

我认为,DXC与客户的合作方式完全基于客户的需求和生态,首先DXC不仅提供服务,还可以给予客户更多的选择,比如云计算方面,既可以给客户提供IBM或是HPE,还可以提供阿里云和AWS,以便更灵活的量身打造解决方案。其次,DXC不会只推荐自己合作伙伴的技术解决方案,而是针对客户需求,做到绝对的量身定制。这就是DXC独特定位的意义所在。

那么,服务的独特定位是否意味着DXC的生态建设也是与众不同的呢?

陈雯告诉我,“DXC在生态当中的角色是纯建立在合作伙伴生态上。DXC是完全依赖于生态,所以必须是双赢的状态,让双方都要得利。以AWS的合作为例,AWS是从to C业务发展起来,如今它要去开拓to B的市场,那么为了能够更加贴切地理解企业级客户的具体需求,AWS需要找到更有效的方式去和CIO们打交道。所以,AWS要借助DXC对企业的了解去帮助他们去进入企业市场。这是DXC对生态合作伙伴的价值。”

“并不是说任何两家公司在一起就是合作伙伴,要实现双赢才有价值。”这句话,也是DXC生态建设秉持不变的原则。

本地化不是难题,未来价值几何?

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是每家科技公司都会重点投入的对象,而对于一家“全新”的公司来说,如何做好本地化的工作,就是业务指标当中最核心的组成部分。

不过,陈雯坦言,“因为CSC和HPE两家公司都在中国耕耘了很多年,所以本地化并不是一项新的工作,而是已经做了很多年。目前DXC在中国的团队,就主要以本土团队为主。从我个人的角度也非常了解本土文化。”

实际上,我们也能够看到,沿袭了两家公司的品牌效应,DXC在中国的很多行业都拥有自己的影响力。目前,除了为包括保险、医疗保健与生命科学、旅行与交通运输在内的一系列行业提供专属IP以外,DXC还在航空与国防、汽车、化学、通信、媒体与娱乐、消费品与零售、能源、制造与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经验。

从一个例子也可以看到DXC本地化的成果,比如中国再保险,是一家典型的国企,它们使用的解决方案,是DXC在挪威开发出来的解决方案,通常来说这种国际解决方案的本地化都会阻力重重,正是因为DXC本土的团队起了很大的作用,成功联接了本地需求,让DXC的国际解决方案顺利落地中国。“目前,中国区的业务增长速度是全球最快的。”陈雯说。

由此可见,DXC是一家国际化和本地化同样出色的公司。对于专注与服务的DXC来说,它的未来价值将从哪些维度进行判断?

首先,从业务组成来看,分为两个大类,一是围绕IT基础设施,二是与应用相关。基础设施相关的业务,包括私有云建设,混合云管理,工作场所的管理等等,而针对应用的服务,包括移动的应用,保险的核心系统,全渠道的营销APP等等。

陈雯说,“目前是两大部分的业务占比基本上是五五开,但针对应用服务的部分增长明显更快。”这实际上,也符合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

其次,从生态的价值看。DXC专注于服务依然是业务成长的基石。Prakash表示,“很多公司都在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比如SAP专注于产品研发,而服务部门是很小的,所以DXC是SAP服务部门的好伙伴。因为,对很多专注于研发自己产品的科技企业来说,DXC的价值就是让他们专注于自己的产品。”

确实如此,整个科技行业,真正做到做端到端解决方案的公司是很少的,最成功的公司都有自己擅长的产品和业务,而DXC的价值就是专注于服务,理解行业的需求,并输出这种需求。

总体而言,从年初的整合到半年来的成长,DXC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它的潜力,两家历史悠久的公司传承,会通过DXC对服务的专注得到释放,DXC也由此看到了成为真正“传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