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单车成为行业老大之后,不再叫哈罗单车了。

9月17日,哈罗单车在上海举行发布会,宣布升级为“哈啰出行”,携手嘀嗒出行、首汽约车、高德地图等,将网约车纳入服务范围。此外,它还宣布与上海申通地铁合作,探索地铁+单车一体化接驳。

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同时披露,上线两年,哈啰单车日订单超2000万次,用户超2亿,已是行业第一。

哈罗单车用户超2亿,打败摩拜、ofo之后又瞄上“大出行-徽乐汇

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

摩拜卖身、ofo欠债、哈罗升级,狂飙猛进的共享单车行业进入第二篇章。但共享单车是个很“现实”的行业,用户留存度不高。只要有好车、有优惠,新晋者总能获得用户,但真要闯出一番天地,资金、技术、运维、管理,一个都不能少。

“哈啰出行”的野心

对此次品牌升级,哈啰出行解释为:从单一的共享单车企业成长为囊括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和汽车等综合业务的移动出行平台。“以共享单车作为底层流量业务,嫁接更多城市出行业务。”杨磊说。

“大出行”早有端倪。此前,哈啰出行就以“3510”模式,在共享单车外,加入共享电踏车和共享电动汽车,分别满足0-3公里、3-10公里及10公里以上的出行需求。去年起,哈啰出行就与威马、巴歌出行开展共享汽车业务。

这一次,哈啰出行的合作伙伴更多了。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介绍,哈啰出行APP将接入嘀嗒顺风车、首汽约车,用户可一键直达,“嘀嗒的服务最早10月就能上线。”

哈啰出行还宣布与上海申通地铁合作。据介绍,双方将共同探索“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即地铁站周边单车版的“P+R”模式(Park+Ride,停车换乘)。对哈啰出行而言,与其总部所在的上海的公共交通机构牵手,还有着特殊的意义。

哈罗单车用户超2亿,打败摩拜、ofo之后又瞄上“大出行-徽乐汇

哈啰出行与上海申通地铁合作探索“P+R”模式

今年1月,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开发的app“Metro大都会”上线,支持手机二维码乘地铁。其中,二维码是申通地铁与支付宝、银联合作,支付宝用户可直接登陆。此前,Metro大都会已接入ofo、摩拜共享单车入口,但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信息管理中心主任金涛评价,门户入口的用户体验并不理想。

金涛说,此次与哈啰出行的合作期待更大突破,将致力于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出行方式的协作,第二是地铁站周边共享单车的“共治”。“例如,我们在考虑能否让用户在乘坐地铁时,可以提前在某个出口预约一辆单车。”

据介绍,与上海申通地铁合作方面,哈啰出行将利用“大数据调度机制”,在接驳与定向引流方面,结合人流潮汐的实时大数据,采取相应的调度策略,确保人流不淤积,车辆不闲置。

“我们希望能做一个打包式的出行服务,用户不用考虑这一段(乘)坐什么、那一段(乘)坐什么,不用担心上了地铁后能不能抢到单车、赶得上公交车等等。”李开逐说,哈啰出行甚至可以与地铁方面进行数据共享和打通,“合作有很大的预留空间。”

据悉,今年11月初,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上海地铁与哈啰出行合作的“P+R”模式首个试点将正式落地,选址是临近展馆的两个地铁站——2号线的徐泾东站、17号线的诸光站。金涛说,试点成功后,将逐步向徐家汇、人民广场等人流密集的地铁大站拓展。

机会?挑战?

对哈啰出行来说,与上海地铁的合作,是机会,也是挑战。

金涛坦言,现在上海对地铁站周边共享单车的管理,很多仍是简单地“清场”。而上海地铁方对合作期待的结果,是社会认可、政府认同。这包含几层意思:给用户以方便,给街道以秩序,给地铁、单车经营方以利益,三者缺一不可。

去年8月,上海市交委发布共享单车禁投令,并在两个月内减少60多万辆共享单车。目前,摩拜、ofo仍占据上海共享单车的主要份额。李开逐透露,哈啰单车主要集中在上海郊区,进市区很谨慎,没有主动投车。

哈罗单车用户超2亿,打败摩拜、ofo之后又瞄上“大出行-徽乐汇

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

绕过一线城市战火的策略,让哈啰出行得以生存,但当它备足粮草,想再回到一线城市时,却不得不直面饱和的市场,以及趋严的管控。一线城市的相对空白,是哈啰出行的短板。

李开逐说,对共享单车企业来说,地铁站周边是“兵家必争之地”,出行需求非常旺盛。由此观之,如果哈啰出行接住了上海地铁抛来的橄榄枝,示范效应能否成为其在一线城市市场的突破?这值得期待。

面对挑战,哈啰出行秀出的“肌肉”是技术。在17日的发布会上,哈啰出行发布第五代智能锁,以及自适应蓝牙电子围栏技术。李开逐说,自适应蓝牙电子围栏技术能实现车辆停放误差小于10厘米,在行业内首次实现了电子围栏技术的产品级应用,这可以帮助当地交通管理部门解决车辆乱停放的问题。

行业第一的“秘诀”

根据杨磊披露的最新数据,哈啰单车已进驻全国300个城市,日订单超2000万次,用户数2亿,“做到行业第一”。

李开逐在接受媒体群访时,援引来自蚂蚁金服方提供的统计数据称:共享单车整个行业的月订单量,哈啰单车一家占了接近50%。

哈啰出行2016年上线,今年刚满2周岁,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作为行业后来者,它也曾经历过一段艰苦岁月。

85后杨磊说,创业之初,一群不懂单车的人,拿着一张自行车设计图,去昆山、苏州满世界找自行车厂,吃了不少闭门羹;为了找钱,杨磊“把能见的投资人都见了”,但得到的回复是:你的同行已经来过了。

哈罗单车用户超2亿,打败摩拜、ofo之后又瞄上“大出行-徽乐汇

哈啰出行上线仅2年,拥有2亿用户

回过头看,成功逆袭的哈啰出行做对了几件事。

一是坚持技术为重,建造护城河。“哪怕下个月发不出工资的时候,我们依然毫不犹豫保证对技术的投入。”杨磊说。

第二,其他玩家疯狂扩张时,没有盲目跟进,而是采取精细化运营。正如李开逐所说:“没钱时也有没钱的好处。”当资本泡沫退去,成本控制、运营效率的“内功”就显现出来,弹药充足的哈啰出行得以腾出手脚去做更多的事。

第三,在行业内首开全国免押的先河,这直接引起哈啰单车用户的暴涨。据其官方公布的数据,今年3月开启免押,5月用户就增长70%,日骑行订单量翻了一番。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永安行低碳科技(2017年与哈啰出行合并)实现营收1.28亿元,亏损4.89亿元。尽管尚在烧钱的状态,但亏损状况明显好于摩拜等对手。而且,哈啰单车过去一年还在大幅扩张。

杨磊说,哈啰出行整体仍未盈利,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研发投入过大,,但亏损面较小,且共享助力车已实现盈利。

“共享单车是门好生意”

今年以来,蚂蚁金服接连领投哈啰出行E轮、F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后,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持有哈啰出行36.73%的股份,其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占股比例进一步加大。

哈罗单车用户超2亿,打败摩拜、ofo之后又瞄上“大出行-徽乐汇

哈啰出行融资一览,图片来源:IT桔子

杨磊用“感到骄傲”来形容哈啰出行与蚂蚁金服的配合。事实上,哈啰出行与阿里生态的合作在逐渐深入,已与饿了么完成入口对接。在部分城市,购买哈啰单车骑行卡的用户,可同时获得饿了么超级会员,同时,哈啰出行APP上也有饿了么的入口。双方的合作不久后还将拓展至全国。

与此同时,共享单车领域其他玩家的“日子”却不太光鲜。

9月4日,美团点评更新招股说明书,也披露了摩拜的财务状况。从完成收购的4月4日到4月30日,仅26天,摩拜就亏损4.07亿。

哈罗单车用户超2亿,打败摩拜、ofo之后又瞄上“大出行-徽乐汇美团点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摩拜的财务状况

至于ofo,近期因欠款问题,已先后被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百世物流等告上法庭。另据财经网报道称,ofo拖欠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

尽管如今共享单车行业饱受质疑,但杨磊认为,共享单车仍是中国互联网近10年来,难得出现的、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判断是不是一门好生意,最重要的是顶层想法:到底有多少用户乐于使用它,有多少用户的刚需、复购是不依赖于补贴的。”杨磊说,共享单车是一门好生意,但行业需要时间来成熟。